摩天平台 > 名人生活 > 黄光裕的复仇!

黄光裕的复仇!

摩天平台 2020-06-28 17:25:06 来源:陆家嘴金融

1948年在北京出生的张大中,是一个苦孩子。

张大中父母都是党员,早期参加过革命。1960年,张大中12岁,父亲张以成患了肝腹水。这也不算是绝症,但当时医疗条件比较差,张以成不治身亡。

张大中兄妹七人的吃喝拉撒,家庭的重担,一下子压在了母亲王佩英一人身上。

前排中间:张大中

当时社会动荡,政治不稳定,让这个脆弱的家庭风雨飘摇。5年之后,由于王佩英经常发表“反动言论”,被关进了精神病院。

当时还在读初中的张大中,与母亲感情最深,每个月都会骑着自行车去看望母亲。有一次,母亲哭着对张大中说: 儿啊,妈做的事可能会拖累你们,妈对不住你们啊!

张大中并不理解母亲话中的意思。

1970年,王佩英在北京工人体育馆的一次万人公审大会上,被执行了死刑。

听到消息的张大中大脑一片空白,他在长安街奔跑到深夜,泪水和汗水夹杂在一起,释放心中巨大的悲痛。

插队回来后的张大中,一直为母亲的名誉奔走。终于在1980年,母亲得到了平反,兄妹7人一人得到了1000元补偿。

拿到母亲用生命和献血换来的钱,张大中痛哭流涕。32岁的张大中,已经完全理解了母亲,他暗暗地对自己说: 我不能拿这笔钱去享受,我要让它增值,为社会作出贡献,这样才能对得起母亲。

1982年,34岁的张大中辞掉了供销社的工作,那是一眼就能望到头的工作。他成立了张记电器加工铺,专门生产音响放大器。

4年之后,张大中敏锐地发现,北京是一个消费型城市,搞制造业不如搞商业。

1986年,张大中的第一家电器原配件销售门店,在中组部路口灵镜胡同8号开业了。张大中的店铺虽然只有十几平方米,但摩天娱乐非常红火,当年他就积累了五万元的财富。

在那时,5万元绝对算得上是一笔巨款。

高兴没多久,张大中就被北京市工商局请去“喝茶”了,原因是他的张记电器加工铺开了两家,在当时个体户是不允许开分公司的。

张大中被请去“喝茶”那一年,有一个广东潮汕人,坐着火车来到了大北京,来到了张大中的“地盘”。

黄光裕从北京火车站出来,已经是晚上了。他操着潮汕口音的普通话,叫了一辆三轮车,让三师傅带他去旅馆。

三轮车师傅一看就知道黄光裕是南方乡下来的,载着他吭哧吭哧骑了半个多小时,终于到了一家旅馆,收了他1块钱。

黄光裕住进了这家一晚只要5毛钱的旅馆,第二天起来,准备去北京城逛逛,看看有什么商机。

刚走出旅馆大门没几步路,就看到大大的北京火车站,黄光裕不禁破口骂了一句:“ 扑领母”(潮州话三字经)。原来昨晚那三轮车师傅骑了半天,根本就没离开火车站。

17岁的黄光裕,第一次体会到了人心险恶。

黄光裕在北京考察了几天,发觉还是卖服装靠谱。他从南方进来一批衣服,找到了珠市口东大街的一家国营服装店,让他们帮忙代销。

合作了几个月后,黄光裕就想把这个店盘下来自己做。这个店位置一般,摩天娱乐也很惨淡,负责人巴不得有人来接盘。

黄光裕把在内蒙古做电器摩天娱乐的哥哥叫来,签订了三年的租赁合同。店面有100平方米,黄氏兄弟把一半用来卖服装,一半用来卖电器。

国美服装店,就这样开张了。当时的黄光裕,根本不会想到,“国美”会成为响彻全国的家电连锁巨头。

1986年,是特别有意思的一年。

这一年,23岁的江苏南京人张近东,从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已有两年,在南京鼓楼区的一家区属企业上班。

张近东并不是安分守己之人,用现在的话说,他是一个“斜杠青年”。一边做正职工作,一边搞副业,他用业余时间接了一些空调安装的工程。

这一年,27岁的上海人陈晓,刚刚进入上海工业局三产办,负责家电销售。

38岁的张大中,17岁的黄光裕,23岁的张近东,27岁的陈晓,他们分别在北京、南京、上海,无意中一同踏进了当时的风口——家电行业。

他们身处天南地北,但命运终究让他们聚到一起,上演一幕幕商业上的爱恨情仇。

这四个男人,黄光裕最小,但他却最早喝到家电行业的头啖汤。

当时,改革开放已经有十年,全国人民也已经小有积蓄,被压抑已久的消费欲望喷涌而出,家用电器成为当时最抢手的商品。

只要能拿到货,就一定能卖出去,黄光裕在广东有源源不断的货源,这让他很早就尝到了甜头。

赚到了钱的黄光裕,又连续开了几家分店。

1990年,国美卖的电器品种越来越多,话语权越来越大,黄光裕采用了一种新的摩天娱乐模式:直接向厂家进货。

原来所有的卖场,都是向家电厂的批发商进货,由于渠道层层加价,最终到卖场的价格也水涨船高。

这让国美电器的进货价格大幅降低,黄光裕采用低价竞争策略,薄利多销,门店越开越多。

这一年,对张近东来说,是非常重要的一年。

斜杠青年张近东,靠副业赚到了一桶金10万元。副业带给他的不仅仅是创业的启动资金,他敏锐地发现空调行业非常暴利。

于是,他辞去了正职工作,创办了苏宁家电,专营空调批发的摩天娱乐。

摩天娱乐的火爆,完全超乎了张近东的想象。当年,苏宁家电营业额就做到了6000万元,张近东赚了1000万。

从10万到1000万,张近东只用了一年时间。

这一年,上海的陈晓,同样迎来了命运的转折。

他被上海南汇区商业局看中,挖来南汇区家电批发站做常务副总经理,主抓销售。陈晓上任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把“南汇区家电批发站”改名为“永乐家电批发总公司”。

就这一简单的改名,陈晓的商业天赋可见一斑。一个区一级的批发站,改名后就拥有了承接全市乃至全国摩天娱乐的机会。

但陈晓此时依然是个打工仔,只能算是一个职业经理人,还没有真正做老板。

陈晓,你还得蛰伏几年,属于你的机会还没有真正来临。

接下来的时间,还是交给我们的主角黄光裕吧。

相较于张近东的苏宁刚刚起步,黄光裕的国美已经如鱼得水。当时没有人在报纸上打广告,黄光裕首开先河,在《北京晚报》的中缝打广告。

现在我们互联网常说的低价引流,其实早就被黄光裕玩透了。当时中缝广告用不了多少钱,却让“买电器,到国美”成为家喻户晓的口号。

1992年,国美电器在北京开了十几家分店,营业额达到了2个亿。这一年,黄氏两兄弟正式分家。哥哥分走了房地产业务和六家门店,黄光裕分走了国美的品牌和其它几家门店,以及几十万元现金。

1993年,黄光裕英姿勃发,将北京的所有门店招牌改成国美电器,进行了同品牌运作。

为了扩大经营,黄光裕跑到中行去贷款,认识了中行的一个信贷员小姑娘——杜鹃。

杜鹃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,父母是教师,又捧着银行的金饭碗,典型的白富美。

个子不高的南方人黄光裕,初中没毕业,身上除了有钱,也就只剩下钱了。毫无疑问,这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戏码。

没多久, 杜鹃和黄光裕坠入了爱河。至于 杜鹃爱上黄光裕什么,他并不知道,但他相信一定不是钱。

多年之后,杜鹃会用实际行动证明这一点。黄光裕也没有看错人,当时谁也不会想到,这看起来柔弱的女子,日后会成为拯救国美电器的强大女王。

1993年,对张大中来说,也是跨越性的一年。

张大中一直在折腾音响摩天娱乐,全国的卡拉OK热潮,让他的财源滚滚来。他突然意识到,诺大的北京城,居然没有一个大而全的音响店,能够同时卖所有品牌的音响。

张大中决定玩一把大的,他租下了玉泉路上一个几万平米的商场,成立了大中音响店。

效果没有张大中想象的好,刚开始知名度不高,摩天娱乐非常惨淡,一天下来的营业收入,还不够给员工发工资。

张大中这就样熬了半年,慢慢有了点知名度,大家都知道玉泉路有一个超大的音响店,品牌一应俱全,才开始盈利走出困境。

正是这把大的玩对了,张大中看着这么大的商场面积,就不再将眼光局限在音响。大中音响店卖的家电越来越多,这正成为日后“大中电器”复制的样板店。

这一年,张近东的苏宁家电风声水起,抢走了南京国有大商场的摩天娱乐。

张近东成了他们的眼中盯,南京“八大商场”联合向苏宁发起价格战,并对空调厂家放话说:谁要给苏宁降价,我们就在南京市场封杀谁。

张近东没有退缩,迎难而上,大幅降价应对围剿。这场价格大战引起了媒体的跟踪报道,相当于免费给苏宁打了广告,这是空调行业卖方市场的第一次价格战,苏宁一战成名。

苏宁最后以一敌八,突破了“八大商场”的围剿,当年营业额干到了3个亿,成为全国最大的空调经销商,成了价格战的最大赢家。

1993年张近东做到了3个亿,高兴得合不拢嘴。但相比上海的陈晓,张近东却只算是个零头,那一年,永乐在陈晓的带领下,干到了13亿元。

但是陈晓却一直高兴不起来,他在国企上班,带着永乐做了这么大的销售额,得到的却很少。虽然贵为副总,但生活并不宽裕。

陈晓有着比黄光裕、张大中、张近东更为强烈的财富欲望,他已经受够了生活窘迫的苦。

陈晓于1959年出生于上海南汇区,也就是现在的浦东。1岁的时候,他被诊断患上了小儿麻痹症,留下了残疾,导致他现在1米9的个子,走起路来还是会有点跛。

10岁那一年,又惨遭家庭变故,父亲一命呜呼,生活就变得更加艰苦。

青年陈晓身“残”志坚,通过知识改变命运,大学毕业后,进入国企上班。生活条件虽有好转,但依然窘迫。

1993年,陈晓家庭再一次遭遇不幸,结发妻子患上了重病。为了给妻子治病,陈晓掏空了家里所有积蓄,还欠下了40多万元债务。最终,他还是没有挽救回妻子的生命。

人前风光,人后凄凉的陈晓,不明白自己这么努力工作是为了什么,为什么创造了巨大的业绩,生活还是如此凄惨。

接下来的几年,陈晓一定是苦闷的,国企的弊端也开始显现。当时刮起了房地产热,公司主要领导将资产拿去银行抵押贷款购买土地,导致永乐家电地位下降,业绩也是一年不如一年。

1996年,辉煌一时的永乐轰然坍塌,高层宣布倒闭。陈晓多年的努力,化为灰烬。曾经的辉煌,与他无关;如今的落魄,却与他有关。

否极泰来,那一年,陈晓带领47名同事离开了国企,以买断他们国企的工龄为条件,拿到“永乐”这个品牌。

陈晓拿出了全部积蓄60万元,和同事们凑了100万元,创立了属于陈晓的永乐家电。

此时的陈晓,犹如脱了缰的野马,一路狂奔。这是他自己的事业,这一次,他终于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了。

1999年,张大中成立了大中电器,做音响赚了第一桶金后,正式进军北京全家电市场。

陈晓的永乐放弃单纯的电器零售批发,开始转向经营,在上海开出多家分店。

张近东的苏宁电器,放弃只做空调卖场店,开始转向大型综合电器卖场。

黄光裕的国美,打败了国有大卖场,成为了北京最大的家电连锁企业。北京已经无法满足黄光裕的雄心,他要向全国进军。

这是一个疯狂开店的年代,黄光裕策马奔腾,在全国各地攻城掠地。国美玩的是低价竞争策略,所到之处,价格战硝烟四起。

黄光裕将家电的战火烧到了全国。在北京,黄光裕是张大中的死对头,双方不分上下。

国美也将分店开到苏宁的老巢南京,永乐的老家上海,苏宁和永乐也不甘偏安一隅,全国四处扩张。

大批量的复制门店,带来的是大量资金投入,黄光裕打起了资本市场的主意。

2000年,黄光裕以鹏润大厦的办公室作为抵押,贷款了2568万港元,入股了香港一只“仙股”——“京华自动化”。

2002年2月,黄光裕又以1.35亿港元,收购了“京华自动化”85.6%的股份,成为了绝对控股股东。这一收购举动,并配合利好消息,京华自动化股价暴涨了4倍。

黄光裕趁着股价上涨,套现了7650万元,将持股比例降至74.5%。

2002年4月,京华自动化公司以1.25亿港元现金加0.75亿港元股票的方式,收购了黄光裕控制的一家百慕大公司。7月份,黄光裕将鹏润地产的部分资产注入上市公司,将公司名字改为“中国鹏润”。

黄光裕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操作后,他付出了1.35亿港元,得到了1.25亿元现金,再加上资本市场上套现的7650万港元,相当于他一分钱没掏,控制了一家港股上市公司。

别看黄光裕只是个初中生,他在实践中学习企业经营和金融,早已蜕变成为一个资本运作的高手。

2004年,黄光裕又在港股玩起了“左手倒右手”的把戏。

黄光裕先是把个人的18家子公司和94家门店,装入国美电器,北京国美和另外的34家门店,依然在他个人名下。黄光裕个人持有国美电器35%的股份,另外65%股份由他控股的“鹏润亿福”持有。

6月,黄光裕控制上市公司——中国鹏润,宣布以85亿港元的代价,收购“鹏润亿福”持有的“国美电器”的65%的股份。

随后,黄光裕将“中国鹏润”改名为“国美电器”,实现了借壳上市。

国美电器成为率先上市的家电企业,黄光裕个人财富暴涨至105亿元,成为当年的中国首富。

这一年,黄光裕才35岁,成为最年轻的中国首富,名满天下!

但是,对手的力量也不容小觑。

这一年,深圳中小板正式开板。张近东抓住了这个机会,把苏宁送上了A股,募集了4亿元资金。当年,苏宁营业额达到了91亿元,门店数量扩张到了80家。

陈晓的永乐更为生猛,营业额达到了160亿元,门店数量108家。

偏安一隅的张大中,也将大中电器的营业额做到了64亿元,门店总数达到了68家。

以前,四大家电巨头之间的竞争,是门店数量之间的竞争。2004年,资本介入之后,就不再是一城一池的争夺,而是国与国之间的争霸。

国美在香港上市,连比永乐规模更小的苏宁也在A股上市,让陈晓夜不能寐。

永乐要继续扩张,有多少钱做多少摩天娱乐的模式,一定会被时代所抛弃。于是,陈晓找来摩根士丹利,以20%永乐的股份,拿到了大约3.5亿元的资金。

2005年1月,陈晓和 摩根士丹利签订了一份致命的对赌协议: 如果2007年永乐的净利润低于6.75亿元,陈晓要出让6%的股份给摩根士丹利,这意味着他将会失去永乐的控股权。

同年10月14日,永乐终于在香港上市,同年净利润达到3.2亿元。

2006年,面临着国美和苏宁的双面夹击,永乐的利润增长开始放缓。眼看完不成与投资方的对赌协议,陈晓想到了一个快速增加企业利润的方法——并购。

陈晓心思极其缜密,有着上海人特有的精明。一个规模庞大的并购阳谋,在他的精心策划下,开始登场上演。

陈晓先是找到老相识张大中,他们曾经为了对抗国美,成立了“中永通泰”联盟,张大中是牵头人。

陈晓给张大中描绘一幅美好的前景: 永乐和大中合并,与国美、苏宁成三足鼎立之势。

张大中显然被陈晓画的大饼,给深深地吸引住了,他与黄光裕在北京恶斗了多年,终于有机会和黄光裕平起平坐了。

2006年4月19日,永乐和大中同时对外宣布,一年后将会合并。为了表示诚意,永乐给大中电器付了1.5亿元的定金。

张大中紧紧握着陈晓双手说:兄弟,够意思!

陈晓笑而不语,大中电器不是他的最终目的,国美才是!

拿到与大电器的合并协议,陈晓转头就去找了黄光裕。永乐+大中,这对CP组合,对黄光裕来说,简直太诱惑了,他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!

张大中发现陈晓与死对头黄光裕暗中勾结,才知道自己被骗了,陈晓并不是有意收购大中电器,只是把大中电器当做与黄光裕谈判的筹码。

张大中扬言要没收陈晓的1.5亿元定金。

陈晓和黄光裕坐上了谈判桌,谈判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。黄光裕想以国美电器股权置换的方式收购永乐,但陈晓执意要加上现金。

黄光裕说: 这是我做摩天娱乐以来最艰苦的一场谈判,不是我无能,是陈晓太狡猾。

最终双方达成的协议是,国美电器以52.68亿港元的现金加股权的代价,收购永乐。

双方约定7月17日同时在香港停牌发布公告,当天,永乐在开盘后5分钟宣布停牌,但国美却迟迟没有停牌。

这无异于黄光裕临时变卦,玩了永乐一把,让陈晓有了“受欺负”的感觉。黄光裕此举,有对永乐的诚意进行试探之意,更主要的是让永乐因为率先停牌而陷入被动的局面——永乐停牌后必须给股东一个结果,这使得陈晓的谈判回旋余地大大缩小。

黄光裕见好就收。7月18日上午9时30分,国美电器在香港联交所停牌,原因是国美对永乐提出自愿收购建议,并等待与永乐一起发布联合公告。

7月24日,也就是国美准备召开关于永乐并购案新闻发布会的前一天,黄光裕却突然“人间蒸发”了,所有的媒体都找不到他。

在这个节骨眼上,黄光裕跑到广东去做“好人好事”了——他向“潮汕星河奖基金会”捐助了500万。

这些细节,无一都在说明,双方的谈判异常艰难,最后一刻都还在拉锯,充满着变数。

最终,永乐并入国美,合并后的国美帝国,门店总数达到了800家,营业额达到了800亿元。

陈晓以一国之君,成了国美的败军之臣,当上了国美电器的CEO,但实际上,陈晓的权力是被架空的。

但黄光裕并没有以胜利君主的姿态高高在上,他对外宣称不是国美收购永乐,而是国美和永乐合并,给了陈晓最大的尊重。

在北京的办公楼,黄光裕给陈晓安排了一间面积和装修,规格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办公室。黄光裕购置了两台迈巴赫,其中一台送给了陈晓。

黄光裕曾经认为陈晓是最“可怕的敌人”,现在他们成了战友,黄光裕给了陈晓充分的信任。

2006年,除了完成收购永乐的大事,黄光裕还在当年的股东大会干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。

1
+1
0
+1
相关报道
文章关键字: 黄光裕
版权与免责声明
1、凡本网注明"来源:摩天平台"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摩天平台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"来源:摩天平台"。
2、凡本网注明"来源:XXX(非本网站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3、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,仅供投资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议,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4、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敬请通知我们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。
 
顶部 名片 手机版 底部

关注摩天平台头条号